东京遗产区域
东京湾区域

追寻1964年东京奥运会

BY 汤子玥

yoyogi_national stadium sunset
夕阳余晖下的代代木竞技场熠熠生辉。

从 1896年至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已经在全球各地举办了31届。回眸过去,让我们再顺着历史脉络重走一遍这漫长却不平凡的奥运之旅。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当时的日本在国际上陷入了长期被孤立的局面。但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复苏,仅仅花了19年时间,东京就成功举办了亚洲的第一场奥运会残奥会,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战后重建的新日本。这场被誉为当时奥运史上最昂贵的筹备活动,不仅刺激了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也给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留下了丰富的遗产。

半世纪前的建筑经典

yoyogi national stadium from sky

55年后的今天,代代木竞技场先锋的螺旋结构仍能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为了准备1964年的奥运会残奥会,日本政府在东京各地建设了大量的体育设施,留下了许多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丹下健三的代表作之一——国立代代木竞技场。乘坐山手线经过涉谷站与原宿站之间,很难不被窗外独特的螺旋形建筑吸引住视线。代代木竞技场采用了独特的悬索结构,,内部不设立柱,整体造型非常优美。作为1964年奥运会残奥会时游泳和跳水比赛的竞技场会,在奥运会结束后也持续投入使用,举办过多次柔道和花样滑冰的国际赛事。此外,日本武道馆也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宝贵遗产之一,举办了奥运会史上第一次柔道比赛,并且见证了日本队获得了3金1银的好成绩。武道馆八角形的屋顶以富士山为灵感设计,是鼓励和宣传日本传统武道的大道场。在奥运会后,又以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演唱会场馆的身份更广为人知。从1966年传说中的Beatles演唱会开始,登上武道馆已经成了每个音乐人的梦想。在东京巨蛋落成前,武道馆独占鳌头20余年,举办了无数当时国内外最具代表性的音乐家的演唱会,是一代人心中最闪亮的记忆。

enoshima yacht harbour

宁静的江之岛游艇码头。

还有许多散落在东京市近郊的场馆,像是位于湘南海岸的江之岛游艇码头和位于世田谷区的马事公苑,都在奥运会之后回归平静,变成了周围居民可以使用的公共设施。

融入生活的基础设施
运动场馆无疑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有形奥运残奥遗产,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现今东京都的城市布局与交通系统,也都和近半个世纪前举办的奥运会残奥会有着紧密的联系。1945年的东京大轰炸几乎将整个东京夷为平地,除了重建家园,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更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东京以此开始构筑国际化大都市的蓝图。

 tokyo metropolitan expressway

四通八达的首都高速公路。

作为奥运会配套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东京的首都高速公路从1962年首条东京都内线路开通,到如今放射至周围埼玉、神奈川和千叶三县的大型交通网络,50多年的时间成就了关东地区不可或缺的交通骨干,融入了城市的日常。但东京人并没有止步于此,为了能在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给来访的他国团队以及海外游客提供更便利的环境,东京都内配套的公共交通系统也在逐渐进阶。连接六本木、银座及上野等地的地铁日比谷线、可以从市区快速抵达羽田机场的东京单轨电车和连通下町的都营浅草线都陆陆续续在1964年开通。就连日本现如今四通八达的新干线网络发展的开端,也在奥运会举办的1964年。距离当时开幕仅仅9天时,连接东京与大阪地区的东海道新干线终于顺利通车,至此两地的通行时间缩短至4个小时,日本关西和关东的联系变得紧密起来。随着快速行驶的子弹头列车,中部的名古屋与终点大阪也迎来了经济的腾飞。而今的日本全国已经拥有了8条新干线,另有2条仍在建设中,1964年播下的种子,已然遍撒日本各地。

日新月异的日常生活

tokyo tower skyline

繁华的东京每天都迎接着新的机遇与挑战。

1964年给东京乃至全日本人民带来的热情与希望,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当年借着奥运的契机一共有93个国家与地区参与到了比赛中,大量的外国文化涌入日本,由此极大地加速了日本的国际化进程。如此多的外来来访者往往会遇到语言不通的问题,因此应运而生了现代设计运动先驱——胜见胜的设计团队,他们首次将比赛项目都设计成象形图作为赛场标识。甚至连厕所和出入口等公共设施也都设计了标识,因为不需要语言就能明白意思,这种简洁有力的图像语言一下子推广开来,成为了现如今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的标识。这,也是当年奥运会残奥会重要的隐形遗产。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极大了加速了日本普通家庭的消费升级。为了能看家门口举办的奥运会残奥会,彩色电视机走进了千家万户,并由此开启了电视、洗衣机和冰箱等一系列家电普及入户的时代。1964年的奥运会残奥会也是世界上首次成功通过人造卫星进行全球实况转播的体育赛事。日本广播协会(NHK)在当时的奥运村所在地——代代木公园附近新建了一座娱乐中心,用于转播奥运残奥赛事,当时还是世界最高的东京铁塔也承担了信号转接的工作。
此外,为了解决多国运动员的用餐问题,奥运村的主厨们和日本的食品公司也是倾力合作开发了冷冻保鲜技术。此项技术通过了奥运会的考验,在奥运会残奥会之后逐渐推广给了普通大众,成了每个家庭冰箱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汤子玥
中国 2017年秋季起移居日本,现居东京.

我来自中国南京,现居东京,是一名摄影专业的学生.我曾经学习美术史与艺术策展,从事过撰稿、翻译与摄影相关的工作.业余的时间我喜欢旅行和听音乐.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