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湾区域
东京周边

日本的夏日物语 – 花火大会

说到日本的夏天,张口即来的总逃不过刨冰、浴衣、风铃莞尔等等,属于夏季的风物诗就好像是有种魔力,叫人见字如画。而夏天的风吹过,最让人恋恋不忘的却总是入夜后的狂欢——花火大会,似乎没有了花火大会就连夏天都不完整了。那朵朵绽放在夜空中的花火也定会给人留下只属于这个夏天的回忆。

BY 王蕾

itabashi fireworks
2018年板桥花火大会

关于日本夏天的记忆,大约是和堆成小山一样的刨冰,若雨声般的蝉鸣,微风拂过的风铃叮咚声,还有穿着浴衣的女孩子举着苹果糖跑过夕阳的侧影连在一起的,记忆里的华彩总是高光在暮色降临后,满天绽放的烟花,照亮了天幕,也灿烂了整个夏夜。
这份转瞬即逝的美好就好似只属于夏日的限定一样,让人时时念起,每每回味。日本总是有很多这样限定的美好让人迷失,选择的指针或许在春樱秋风冬雪之间徘徊许久,这一次就让它定格在夏花——夏季花火大会上吧。

jingu fireworks

2017年神宫花火大会

花火大会的前世今生

烟花,日语中写作“花火”,如夏花般灿烂的火花,实在是对烟花绽放时姿态的绝佳写照了。要说这短暂如梦般的美好之物最早的雏形可以追溯到中国秦朝时烽火台上点燃的“狼烟”,也许有很多人都难以置信,但花火最早的诞生确是源自我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而花火进入日本则一直要推到江户时代,根据史料记载,1613年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的使臣来日本拜见德川家康时,同行中的一位中国商人首次为家康公展示了烟花表演。从小管中迸发出的火球如火中开花一般的场面让家康公非常欢喜,取其“火之花”的含义,于是花火由此而来,花火的风采美名渐渐从将军府流传到贵族大名之间,一时间连江户百姓也趋之若鹜。但由于这股花火热引发了数次火,幕府政府又不得不数次颁发“烟花禁令”。一直到1733年,连年的饥荒和病虐致使当时日本亡者众多,于是籍由“慰灵”和“恶灵散退”的名义,当时的将军德川吉宗在隅田川主持了第一届花火大会,名为“水神祭”,由此拉开了日本往后长达数百年的花火大会的序幕。

花火艺术的创造者——花火师

随着花火在百姓和贵族之间的风行,出现了名为“花火师”这一制造烟花的职业工匠。为了彰显自己的财势地位,大名贵族们不但对花火大会热情高涨,还纷纷出资举办,于是一时间花火师的技术得到了磨练,而精彩纷呈的花火大会也就从此开始它绚丽的篇章。随着对技术和艺术层面的不断精进,光靠日本国内技术以无法实现更复杂的需求之后,花火师们纷纷开拓新途径,学习各种新的西方技术并加入到花火制作中,不断突破。
经过几个世纪的打磨钻研,日本的烟花技术在不断的切磋竞争中得以不断完善,艺术性和观赏性也随之不断提高,成就了我们现在能欣赏到的色彩丰富,造型多变,极具表现力的日本花火大会。

横看成岭侧成峰——花火的种类知几许

虽然花火大会中 各色造型千姿百态的花火让人目不暇接,但说到花火的种类最终回到花火球内部构造还是可以分成基础四大类:Poka花火、型物、割物花火、半割物花火。
Poka花火应该算得上是花火历史中的元老级一般的存在,早在1818年艺术花火还在雏形时,花火师们在花火球内只能放置少量割火药,在空中爆炸时发出Poka声因而得名。听起来似乎略有些低配的Poka花火却是花火大会中连速发射花火的必备,其中在空中炸裂后火星如万条垂柳枝般撒下的“柳”就是Poka花火的代表。

jingu fireworks

2017年神宫花火大会

型物花火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看到在空中绽放成笑脸或者特殊符号的花火类型,最早诞生于江户末期,花火大会中常常以心型或是文字等形状出现。因为在不同角度观赏时造型会产生差异,因此也尝尝以连续发射的形式出现在表演型花火大会中。
割物花火作为花火届最高水平的代表,可以说是凝聚了日本花火师们代代相传的经验和智慧之大成。花火球的中心位置以被称为“割火药”的火药物为空中爆破的发力点,周围则填充了一圈被称为“星”的火药,用以控制花火的颜色。通过一层割火药一层星间隔的设计,可以创作出由内至外不同色彩的圆形放射状烟花。其中以在1897年首次诞生的“菊”为割物花火的最经典代表,并在此后不断增加花火打开扩散后的颜色和大小,发展出了以“牡丹”为代表的可以多次连续发射的表演型烟花。

ashikaga fireworks

2017年足利花火大会

在菊型割物花火的基础上,花火师们又发散思维,研究出了半割物花火。在大花火球内填充入相当数量的花火小球,在空中燃爆后会呈现出百花盛开般的精致,这种又被称为“千轮花火”,也是花火大会表演中博得喝彩声最多的花火之一。

itabashi fireworks

2018年板桥花火大会

花火师们的竞技舞台——花火大会的狂欢盛宴

夏日的日本,花火大会几乎周周都有,大,大小小各有各的精彩而在此中要说历史悠久且艺术观赏性最佳的还当属日本的三大花火大会:长冈祭大花火大会、大曲的花火、土浦花火竞技大会。
位于新泻县的长冈祭大花火大会自1879年第一次举办开始,虽然中途曾因战争短期中断过,但仍是三大花火大会中最早开始举办的大会。全长两公里的河岸边,长达5分钟不间断连续烟花大秀后,燃放代表浴火重生的不死鸟——凤凰的大烟花是整个花火大会的最高光的时刻,美轮美奂照亮整片夜幕留给人对花火大会最梦幻的回忆。
位于秋田县的大曲花火大会对于花火师而言则是最重要的一场大会,因为这里将会是他们投入全部热情 ,施展浑身解数争夺最优秀花火内阁总理大臣奖的舞台。花火造型的设计、颜色和创造性都是评定奖项的内容,“大曲的花火”除了注重观赏性之外,还会通过计算机控制烟花燃放位置和时间等,很多花火都是花火师们耗费一整年创作设计的结晶作品,可谓是集合了日本花火制作的精华。
位于茨城县的土浦花火大会则是少数在十月金秋举办的大型花火盛典,最值得关注的还要数被称为“十号玉”的超大型花火,燃放后会在空中扩散成一颗直径达320米的大花球。另外土浦花火大会时连续数十甚至上百次连速烟花齐放也是蔚为壮观的神景。

生如夏花——这如花般肆意盛放又转瞬堙灭的光之花总是美得叫人看过一次就镌刻在心里;夏夜太美却太短暂,即便燃尽一千次花火依旧忘不掉它的璀璨夺目。
花火大会,你准备好了么?

王蕾
中国 2013年起

王蕾,上海⼟著,现居东京。
自由媒体人,平面设计师,自由撰稿人。
曾任职于⽇本三⼤制作公司之一长达7年,担任创意制⽚执行及设计师。
揣着三国语言行走大千世界,对旅行和设计有着自己的独到的见解,擅于探讨城市背后的文化意象,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文化沉淀带来的美。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