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景点
文化艺术

一年四季花看日本——日本的花历文化和赏花指南

日本人自古爱花,《万叶集》里就有不少借花传情的诗句,诞生于中国的古花历在输入日本后就迅速结合日本风土情况“进化”成了“日本版”的花历,并且自然而然地渗透到了装饰艺术、俳句短歌中,甚至出现在了自江户末年民间流传极广的纸牌游戏“花札”的牌面上。抛却了农耕实用功能的花历选用了每个月最具代表性的花卉,以高颜值的牌面图样和简单易懂的游戏规则深受日本百姓喜爱,也是了解日本文化民俗中很重要的途径。

BY 王蕾

彼岸花

风土情况“进化”成了日本花历,并且自然而然地渗透到了装饰艺术、俳句短歌中,甚至出现在了自江户末年民间流传极广的纸牌游戏“花札”的牌面上。抛却了农耕实用功能的花历选用了每个月最具代表性的花卉,以高颜值的牌面图样和简单易懂的游戏规则深受日本百姓喜爱,也是了解日本文化民俗中很重要的途径。

花牌游戏

花札

作为日本传统卡牌游戏“歌留多”中的一种,最早可以追溯到安土时代的花札不同于宫廷文化色彩浓郁的“小仓百人一首”,只需要记忆最基本的组合套路就可以轻松上手,从某种角度来说,有些类似麻将。

花札共有48张牌,分12种花色,以代表12个月,每月4张同主题不同造型的花,其中2张纯花卉,1张搭配诗句,1张搭配鸟兽人物等典故或俗语相关的图案。游戏的主要规则在于用手中的花牌和其他游戏参与者手中的花牌配组合,组合牌在花札游戏中被称为“役牌”。 役牌根据牌面花色和能构成的固定组合有从哪个1分至10分的不同分值,在游戏中以旧时的钱币单位“文”来计算,役牌得分高者获胜。但若嫌弃自己已获得的役牌分值较小,而游戏参与者手中都还有未出尽的牌时,可以叫“Koikoi”来继续游戏,如果在下一轮摸牌时取得更高分值的役牌则可以赢取更多分,但若游戏中的其他玩家提前喊出役牌,则以新役牌者为胜。花牌游戏的规则并不复杂,且不不需要像百人一首这样记诵繁多的诗词,游戏时运气的成分更多一些,即便是初次接触的新手也可以很快掌握。再加上浮世绘风格的花札牌面图样,从江户末年定型之后就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更,也因此得以完好地保留下了江户时期的花历文化。

花历文化

花札牌面中12月的主题花卉即为流传到江户时期的花历,但由于江户时期所采用的农历和现今我们所熟悉的阳历在时间和季节上有一定的偏差,并且随着时代的变迁,所谓的“代表性”的花也在历史长河的流淌中产生了不少差异,因此现在再看花札中的花卉和我们实际印象中每个月的“明星花”是有所不同的。

跟着花札看日本风俗,再搭配现今的花历来赏花,风雅文化、良辰美景与共,岂不妙哉?

繁花十二月看日本

1月

1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睦月(Muts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松树。源自新年初始一周用松枝装饰自家玄关迎接洪福的日本传统风俗“门松”,而仙鹤在日语中与门松的音尾联韵,又含有祈祷家庭成员健康长寿之意,也常与松树一同出现在花牌主题图案中。

北野天满宫的梅花

北野天满宫的梅花

现在1月赏花的代表则是梅花,有着“春告草”别名的梅花无论红白各有各的美,但日本各地主要的梅花祭都集中在2月,京都的北野天满宫、伊豆的修善寺梅林以及热海梅园等等都是传统的赏梅胜地,但若要感受不同一般的“梅海”,则可以去兵库县的绫部山梅林,在濑户内国立公园里一览两万株红梅白梅竞相盛放的美景。

2月

2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如月(Kisarag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梅花。源于旧时每年2月在日本各地举行的梅花祭。再搭配上吉祥话意味浓郁的喜鹊,二月的花牌可以说是非常正统的“喜上梅梢”。

大岛椿

伊豆大岛的椿

现在2月的赏花代表则是茶花,有着长寿之树美名的茶花自古在日本就广受各阶层喜爱,日本也有很多栽种山茶花闻名的地区,诸如4月至5月才进入观赏佳境的青森夏泊半岛、满岛皆是茶花的“椿之岛”——大岛、茶花与日本海共美的笠山椿群生林等等,而若在如此多的胜地中择优选一处,那就非利岛莫属了。全岛共栽有20万株茶花树,自江户时代起茶花就是支撑起整个利岛的重要资源产业,除了观赏之外,利岛产的茶花油占全日本茶花油产量中的近6成。

3月

3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弥生(Yayo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樱花。作为日本最声名远播的代表性花卉,樱花盛开的绝景自古已是春日一大盛事,自万叶时代起就有诸多吟咏对樱花喜爱的歌赋,而花下帷幔饮酒客也是花牌中的常见组合。

福岛 花见山公园

福岛的花山公园被称作桃源乡

现在3月的赏花代表则是桃花,三月三的桃花节带着对女孩子们的祝福吹来了春天里的浪漫,却要等到3月下旬才能等到那一片绽开了的粉色,于是宣告春光明媚。长野的阿智村花桃之乡作为三色花桃的发源处远近闻名,4月到5月最是观赏佳季;福岛的花见山公园也顶着桃源的美名吸引了无数摄影爱好者前去朝圣,而若要评出最值得一见的桃花美景,还是逃不过富士山山麓的笛吹桃源乡,30万株粉色桃花铺满700多平方米的土地,这条粉色的绒毯从山麓一直铺展到山腰,如梦如幻,一如梦里的桃源乡。

4月

4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卯月(Uz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藤花。出自4月常在日本各地举办的藤花祭,优雅的藤花连同藤花自带的高级紫色也是日本入夏的风物诗之一。

白石川千本樱

藏王山脉和白石川千本樱

现在4月的赏花代表则是最具有日本象征意味的樱花。说到赏樱胜地,那可真谓数不胜数,从樱花隧道到千本樱长堤,还有满开时的梦幻盛景到凋落时亦如画一般的樱吹雪,看惯了东京每年人满为患的目黑川,看过了2千米的樱花长堤,要不要来年去宫城县赏一赏8公里沿岸的白石川千本樱?看那远山映衬下涓涓流淌的白石川,照映着蓝天下绵延望不到尽头的千株染井吉野,所谓一眼千年的美景大约就是如此吧。

5月

5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皋月(Sat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菖蒲花。5月5日是日本的端午节,又名菖蒲节句,其与菖蒲花之间的关系自然不言而喻。端午节前后,民间百姓流行以菖蒲结环做成发饰或是灵符、装饰等,以寄托思念,驱邪驱鬼。再加上菖蒲在日语中的发音类同“尚武”,5月也能看到很多以菖蒲叶编成大刀跨在腰间的男孩子。

足利花卉公园的大藤

足利花卉公园的大藤

现在5月的赏花代表则是藤花。藤花的观赏地多在事先搭建好竹棚的公园或神社等地,紫色或白色的花珠如珠帘般垂下,兵库县的白毫寺、福冈的河内藤园都是此中翘楚,而每年无数游客甚至还被CNN选为世界梦幻之旅的十大目的地之一的还要数栃木县的足利花公园。园内不仅可以看到150年树龄的老藤树,梦幻的白藤长廊,还有色泽鲜艳的黄藤花,红藤花,若要说“足利归来不看藤”也不算言过其实吧。

6月

6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水无月(Minaz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牡丹。艳名传天下的牡丹在日本人心中自古也是高贵富丽的象征,因与夏日花火大会中艳丽绽放的烟花形似,也是描绘夏日风情的诗词中的常客。

水乡佐原菖蒲公园

水乡佐原的菖蒲

现在6月的赏花代表则是菖蒲花。梅雨即将到来,空气里都弥漫着湿漉漉的气息,去东京的皇居东御苑看一园或粉紫、深紫、白色相间的菖蒲花田自然是极具震撼力的,三千多株菖蒲花将城市中心点缀得生机盎然,充满了自然的灵性;若追求以量取胜 ,那去神奈川县的横须贺菖蒲园则有着近14万株菖蒲花等着你,每年6月的花菖蒲祭也是众多游客纷至沓去的热门节目。可如果一定要选一处特别一些的菖蒲花观赏点,那还是不得不推荐千叶县的水乡佐原菖蒲公园,150万株菖蒲占据了近8公顷的公园,乘舟从花丛中缓缓渡过,水上赏花自然与陆上看花有种不一般的感受,而公园内配合举行的“园内舟巡游”载着身穿古时传统服饰的女子让人不觉穿越到了平安时代,与心仪的贵族小姐共舟赏花。

7月

7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文月(Fumiz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胡枝花。胡枝花在日本又名红豆,在花札中被常被绘成红色藤蔓植物。但身为秋七草之一的胡枝为何会与野猪一起出现在猛暑七月?这就要说到胡枝花不堪回首的过去——应该说是不太雅致的俗语:猪棚草,只因过去以野猪为代表的凶猛野畜常躺卧在荻花杆铺就的破棚内休息,这也连带着花札中的7月胡枝花主题牌里还出现了与风雅攀不上边的野猪图案,以俗物野猪与优雅胡枝做对比,也成为许多和歌及日本画中一类表现反差美的主题。

镰仓明月院的紫阳花

镰仓明月院的紫阳花

现在7月的赏花代表则是紫阳花。“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白乐天的一句诗让人记住了这青紫粉白的小花,也给淅淅沥沥了一个月的梅雨季添上了一抹小清新的水粉色,也难怪无论何时看紫阳花总有一种水气氤氲的朦胧感。关东有不少自古以来名声在外的紫阳花名所,诸如早已出现在各类镰仓攻略里的明月院紫阳花小径、沿途可爱了一路的箱根登山铁道等等,而岩手县的奥陆紫阳花园则是较少人知东北地区非常出彩的紫阳花名胜,开花时间也较关东各处稍晚些,每年约在7月之后开园,长达2公里的杉树林间夹杂了三万多株紫阳花,衬着濛濛烟雨显得尤为梦幻。

8月

8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叶月(Haz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芒草。秋七草之一的芒草又一次出现在了夏季月份的花札图案里,还未成熟的草穗在月华下摇曳着银色的光辉,想来脑海中浮现的就是一幅月满苍茫的旷野夜景图。一株芒草孤零零的或许并不引人注目,也无甚亮眼之处,而若再高原草场上遍地繁茂,风过草动,就如同湍流的河川一般演化出万千灵动。

东京入谷鬼子母神 朝颜市

东京入谷鬼子母神的朝颜市

现在8月的赏花代表则是朝颜。朝颜,也叫牵牛花,清晨盛开,傍晚凋谢,一日一花,非常禅味。每年夏日络绎开张的朝颜市也是日本夏季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季节性活动,尤以7月6日起连开三日的东京入谷鬼子母神最为知名。以入谷鬼子母神为中心,沿着言问街搭起临时店铺,整条街都摆满了牵牛花,招揽着路人前来选购。对于日本人来说,朝颜和夏日风铃一样,是季节更迭的一种象征,通过一盆花来感知自然也是非常日式风雅的举动了。

9月

彼岸花

9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长月(Nagats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菊花。取自九九重阳节,而菊花又名“翁草”,据传有延年益寿的神奇功效,也就自然地与敬老的重阳节成了绝配。

现在9月的赏花代表则是彼岸花。过了奈何桥,饮杯孟婆汤,然后看彼岸花开,不知今夕是何夕。关于彼岸花的传说也是种种落落听过多个,或许偶在路边瞥见一株两束还不曾有什么感觉,若真的见到满山遍野一片殷红的时候,才会惊觉这跟浸染了忘川水的魔鬼花还真是开的放肆张扬,红的彻底,花丝招展,再伴上花与叶永不相见的悲情故事以及三途河的佛说传闻,神秘又美好。宫城县的羽黑山公园、埼玉县的寺坂棚田等地都是观赏彼岸花的传统名所,但若定要选出个“花魁”,还是不得不推上埼玉县的巾着田,左手彼岸花右手高丽川,上万株殷红花枝如燃烧的火焰,吞噬大地,直击人心。

10月

10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神无月(Kannaz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红叶。中国俗语有说“对牛弹琴”,日本的十月花札上则出现了“鹿赏红叶笺”的画面,并由此产生了无视对方的内涵俗语(シカトする),这一对组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就要说到一个关于小鹿的历史传说。从前在奈良地区有一个读书郎,少年在认真看书习字的时候,院子里来了一头小鹿,小鹿吃掉了少年放在一边的习字用纸,一时气急的少年抓起一旁的镇纸掷向小鹿,原本只是想赶走小鹿却不料砸中小鹿要害,小鹿不幸身亡。根据当时“致春日大社内神鹿死亡者抵命”的律法,少年被处以刑律就此身过,其母悲痛万分,栽种枫树祭祀亡子,七七四十九天后观音菩萨于红叶上显灵,这段传说后来被改编成净琉璃剧《十三钟》,也由此可见当时奈良神鹿的地位。

能古岛岛公园

福冈能古岛的“秋樱”

现在10月的赏花代表则是波斯菊。波斯菊在日本又名“秋樱”,这看似不怎么起眼的“小野花”或粉或白或黄开满山野的时候,大地就好像披上了一身缤纷靓丽的新衣,迎着10月风清气朗的蓝天,一如花语中所述——“少女的爱情”。大面积的高原坡地上很容易看到大片生长的波斯菊,譬如北海道的太阳之丘远轻公园“虹之广场”、山形县的面白山波斯菊BERG、还有和歌山的鹫峰波斯菊公园等等,而想要观赏到稍微不一样一点的风景就要祭出游客少至的福冈小岛——能古岛海岛公园。乘船上岛,蓝天大海再加上一袭花袍披满山坡,花海连着大海,颇有坐拥天地之间花世界的浪漫气氛。

11月

京都永观堂的红叶

京都永观堂的红叶

11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霜月(Shimotsuki),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柳树。十一月即不是柳树开花的春季,也并非新绿萌芽的初夏,或是绿叶葱翠的盛夏,为何会以柳树为主题植物呢?这其实至今仍谜团重重,也有认为相比柳树,十一月的花札更想突出的是“雨”的主题,因而还出现了略有些不详之意的红黑阴阳雷神和柳枝下蹦跳的青蛙图案,而十一月的花札整体也被称为雨札。

京都永观堂的红叶

现在11月的赏花代表则是红叶。作为日本传统美景,欣赏红叶的名所从“人尽皆知”到“人迹罕至”可以说应有尽有,红叶古刹、红叶溪流、红叶山谷、红叶山林……红叶就好像有神奇魔力,让原本平平无奇的景色添上点睛的色彩,让本就“弹眼落睛”的景致更层次丰富,红叶真的就是叫人牵肠挂肚念想不已。京都的永观堂、青森县的茑沼、爱知县的香岚溪想必都已经是很多人打过卡的“大众”景点了,匿藏在茨城县深闺里的花贯溪谷能够在关东众多红叶名胜中突出重围,连续多年霸榜获得关东地区最具人气红叶观赏地的第一名,想来定是有其不凡之处。溪谷接连叠起,层林尽染之下空谷木桥横挂谷间,幽远深邃,红叶之路的尽头,会不会有山神在等你?

12月

12月在旧历中也被称为师走(Shiwasu),花札中的植物代表为梧桐。与1月的门松和仙鹤遥相呼应,12月的主题为梧桐和凤凰,都是自古以来颇受日本人推崇的高贵生物,也常出现在和歌诗赋中。以梧桐作为十二月的代表植物,则多半源自短语“これきり”,取与之同音的梧桐的“キリ”,再合上“至此结束”的收官含义,作为一年尾声的十二月就这样与梧桐走到了一起。

枇杷花

现在12月的赏花代表则是枇杷花。五六月结果的枇杷居然在十二月开花,颇令人意外,来自中国古代的枇杷早在千年前已登陆日本,并成为了当时日本人餐桌上的美味。日语中有俗语曰“桃栗三年柿八年,枇杷则要九年才结果”,虽说九年也并非实数,但也可见枇杷开花结果是需要些许年头的。作为少有的冬季开花植物,小白花开满枝头也确实煞是可爱,但鉴于枇杷的食用价值,并没有专用于观赏的景点名胜。

东京公园

除了跟着花札赏“时令”花,东京市内也有很多陶冶身心的赏花去处。譬如毗邻新宿商业中心,四季百花盛开的新宿御园;绿荫环抱,休憩设施完备,可称得上都市绿洲的代代木公园;还有樱花季红叶季一枝独秀,亭台小榭一步一景的六义园;再或是兼具江南园林精髓和精巧日式庭院风情的小石川后乐园;若是愿意稍稍走远点,秋日的昭和纪念公园里银杏红叶交相辉映的那一抹亮色也总叫人过目难忘……东京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百花园,叫人意犹未尽。 花开不败,总也看不尽的日本,你准备好了吗?

王蕾
中国 2013年起

王蕾,上海⼟著,现居东京。
自由媒体人,平面设计师,自由撰稿人。
曾任职于⽇本三⼤制作公司之一长达7年,担任创意制⽚执行及设计师。
揣着三国语言行走大千世界,对旅行和设计有着自己的独到的见解,擅于探讨城市背后的文化意象,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文化沉淀带来的美。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