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千叶
东京遗产区域
东京湾区域
东京周边

以奥运之名,巡礼东京建筑

摩登东京,高楼林立,万家灯火。为了喜迎奥运,除了整装上一次东京奥运会时候的各个体育场馆,还有多个新场馆专为本次奥运投入建设。从建筑里看社会变迁,在楼宇间品味经典,东京在百年建筑史里交上了一张优秀的答卷,那么这一次她还能带来怎样的惊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BY 王蕾

东京天际线
东京天际线

1964年,东京首次举办奥运会,以一个全新的姿态高调回归国际社会。借着这样一个契机,高速发展的不只有日本经济,还包括文化社会各方面,尤其是在建筑领域,以丹下健三领衔的日本战后一批设计师带着全新的设计理念为1964年的奥运贡献了一批杰出的建筑经典作品。

此次东京二度举办奥运会,作为世界最繁华的都市之一,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建筑师们又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回溯往昔,岁月在墙上留下了斑驳痕迹,而经典本身却从未随着时间流逝而褪色;放眼未来,新的城市还在蓬勃崛起,时代吹来的新风也必定会带来新的永恒。

以奥运之名,去水泥森林中寻觅,找寻那些大师们留下的经典,还有这个成熟已久的城市带来的新火种。

建筑大师:畏研吾

出生于1954横滨的畏研吾是日本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设计师之一。不同于很多的当代建筑作品,畏研吾对建筑材料以及光影节奏的把控有着自己独出心裁的一面,他的设计更注重使用传统元素让建筑物本体因地制宜地融入环境中,以配角的身份模糊空间之间的屏障,成就大环境,他将这种理论称为“负建筑”。

新国立竞技场

新国际竞技场

新国际竞技场

作为本次奥运会的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从提案最初就广受关注,在经历了一系列波折后,最终定档畏研吾设计的“木与绿体育场”。已于2019年11月底竣工并投入使用的新国立竞技场并没有开辟新场地,而是选择拆除了原有的国立竞技场并在原址上重建。畏研吾的新设计以“杜”为主题强调日本传统的木结构,选用了来自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杉木,深浅不一的木色除了迎合亲近自然的设计意图之外,畏研吾还把来自日本各地的这些杉木依据地方距离东京的方向和远近距离排列安置,让这座为奥运而建的体育场対日本人民来说更具深刻意味。在结构组合上新国立竞技场突出水平线,减少压迫感,并充分考虑到奥运会举办时期的炎热天气,做足了通风的功课。

屋檐部分的灵感取自京都法隆寺的五重塔,采用了日本自古以来的传统建筑技法,并以特殊材料无土栽培绿植,实现了场馆内外绿意共融的整体统一。此外,畏研吾还特意在顶层设计了一圈850米长的空中散步长廊,可以同时观赏到森林和都市包围的和谐城市美。

地址:东京都新宿区霞丘町10-1

浅草文化观光中心

浅草文化观光中心

浅草文化观光中心

作为浅草地标一般存在的浅草文化观光中心是畏研吾2012年的作品。同样是重建在原址上的浅草文化观光中心,以极具江户风味的独特外形占据着浅草中心正对雷门的绝佳位置。

八层高的楼宇鹤立鸡群,登上顶层平台可以直接展望到浅草最热闹的仲见世通,以及连接着的浅草寺,偌大的浅草街道尽收眼底,还能眺望到不远处的晴空塔。在造型设计上,浅草文化中心依旧延续着畏研吾特色的玻璃与木结构结合的模式,大量利用了自然光,让整个建筑在木色的柔和包裹下仍显通透明亮。室内风格延续了外部的木结构,切分成一个个小空间,营造出大木屋内嵌套小木屋的单元结构,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日本的传统房屋。

地址:东京都台东区雷门2-3-5

高轮Gateway站

高轮Gateway站

高轮Gateway站

山手线大约也是没有想到在时隔了近半个世纪之后会迎来环线上的第30个新站——高轮Gateway站。这个由畏研吾设计的新车站顶着“日本未来车站”的头衔已于今年3月14日正式开站投入运营。作为东京最核心的交通路线,山手线连接了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和重要历史景区,此次新增的车站选址在自古以来的江户玄关口,除了顺应品川地区的大型地区开发项目之外,还趁着奥运年的契机迎合承前启后开创新时代的愿景,可谓寓意颇深。

高轮Gateway站共分3层,一层月台和二层广场均以木色为主,造型上的灵感来源于日式折纸,充满日式风情。车站的立面设计采用了大面积玻璃,实现了车站和街道无间隔一体化,引来自然光的同时也偏向有一些后现代主义的科技感。除了在结构造型上点题“未来”之外,站内还引进了人工智能向导机器人、机器人清洁工和无人便利店,在软件上也做足了未来风。

地址:东京都港区南2-10-145

 

建筑大师:丹下健三

曾获得过普利策奖的丹下健三是二战后在日本建筑界享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建筑大师,尤其在城市规划和标志性建筑物上更具有无可匹敌的国际影响力,可以说日本二十世纪建筑界的中流砥柱们——黑川纪章、槇文彦、矶崎新等等大家都是丹下的学生。

“建筑是凝固的乐章”——留下这样名言的丹下的设计作品和日本社会的发展紧紧连在一起,在传统中寻求新意,在现代风格里传承历史,而这也是丹下建筑能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

国立代代木竞技

国立代代木竞技场

国立代代木竞技场

1964年,东京成为亚洲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为了重塑民族自信,在世界面前展现一个战后复苏的全新日本,此次奥运会对于当时的日本而言实为转折契机,国立代代木竞技场正是在这个时候背负着振兴的使命出现在建筑史舞台上。

作为1964年奥运会主会场的国立代代木竞技场由丹下健三设计,以新颖中不失日本风味的造型一举夺得众人眼球,成为日本乃至世界建筑结构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丰碑之作。形似日本古代神社屋顶造型的外观饱含丹下的想象力,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如一顶帐篷一般撑出了灵动又富有线条美的内部空间,两个新月形交错叠置,呈现出贝壳状的奇特造型,而内部则充分考虑到运动赛事的需求,设计了诸多可以灵活变动又极富装饰性的装置。代代木竞技场的建成不仅是丹下健三结构主义风格表现的巅峰,也成为日本现代建筑史分水岭的存在。

地址:东京都涉谷区神南2-1

东京都厅

东京都厅

东京都厅

1991年完工的东京都厅舍是丹下健三第二次为政府设计行政大楼,也是丹下最有野心的作品之一。作为东京都政府总部所在地,243米的东京都厅在竣工后曾是当时日本最高的大厦。

看似成一整体的东京都厅舍实则为三座建筑。其中一号楼由主体和双塔楼构成,双塔部分高48层,是为整个建筑中最高的部分;二号楼由三个相互交错攀升的塔楼组成,最高处为34层:三号楼为综合议会大厦,位于一号楼主体建筑脚下,曲面围绕着中间的下沉式广场,向西延展成一条空中走廊,往南则与一号楼二号楼之间的过道桥相连,凌驾于周围街道之外,有机地把三座建筑流畅的联系在一起。

丹下健三的建筑风格一贯讲究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在东京都厅舍中也可窥见一斑。在钢筋混凝土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外墙下,双塔式的造型颇有哥特世纪教堂设计的味道,并且采用了和巴黎圣母院类似的三横三纵的垂直立面,完成了当代和风与欧式风格的融会贯通。

虽然现在的都厅早已不再是第一高楼,但从45楼的南北展望室仍可以包揽东京360度的城市风景,近在眼前的新宿御园、明治神宫、东京塔自然一览无余,远处东京湾上的彩虹大桥也清晰可辨,如果天气晴好还能有幸一睹富士山的美丽风采。

地址:东京都新宿区西新宿2-8-1

建筑大师:槙文彦

师从丹下健三的槙文彦是日本新陈代谢派建筑的创始人之一,简练精致是他的设计方法,清风明月是他的设计品格。槙文彦总是说“设计师不仅要给后人留下房屋,更重要的是要留下文化财富”,因此致力于发展现代主义建筑风格的他重视及建筑与城市之间的关系,讲究日本文脉传统,着力在以恰当的尺度表现建筑中东西方的融合。

东京体育馆

东京体育馆

东京体育馆

作为槙文彦的代表作之一,东京体育馆就好像一艘宇宙飞船一般停靠在明治神宫外苑一侧的公园内。和很多普通的运动场馆不同,东京体育馆所在的这块地皮原本是德川家第十七代将军德川家正的所有地,这块打着将军名号的地皮在昭和18年时以提高战时国民气势的名头被东京政府收购,建成了驻留军将校的宿舍和军官俱乐部,直到昭和32年为了建设体育馆的各项场馆,所有的旧时建筑物才全部被拆除。

也许正是这块用地特殊的来头,槙文彦在设计东京体育馆时充分考虑了高度问题,为了减小压迫感,场馆主体直径达120米的内场部分被嵌入地下抑制高度,而高昂起的两翼又以不同高度连接着周围的各个建筑物。通过地基的缝隙可以窥视到地下部分的建筑,大采光的玻璃用尽最大努力为沉入地下的空间带来光明。围着圆形的体育馆绕行,造型优雅美观的立体玻璃是东京体育馆的一大特色,在有效的间隔空间之余,通过形状和材料的不同引入外部空间景观,并且通过不同高度的缓坡作成高低差,人工形成了一个可以散步的回游空间。

地址:东京都涉谷区千驮谷1-17-1

日本东京幕张国际会展中心

日本东京幕张国际会展中心

日本东京幕张国际会展中心

被昵称为幕张Messe的幕张国际会展中心是槙文彦在建筑结构上的又一次突破性尝试。
毗邻东京湾的幕张本是一片汪洋,80年代填海造地成功之后才逐渐开始以新兴商业区的模样出现在千叶县的土地上。这片年轻的土地上陆续建起了现代风格的商场、筑起了高高的空中长廊、平整宽阔的路面,而幕张国际会展中心正式这大片高度现代化商圈中的翘楚。占地面积达21万平方米的幕张国际会展中心是继东京国际展示厅之后的第二大会展中心,取德文中的“贸易展”之词Messe命名。

槙文彦把他对于建筑的“空间化”和“社会化”的想法融入了幕张国际会展中心,全长520米的不锈钢钢板如同巨大的翅膀张开在展示厅上空,为了突出展示效果,槙文彦在设计中并不只是单纯的突显空间平面的大,而加入了立体展示,将可以切换变形的8个大型展厅按功能用途区分,中间不使用一根立柱,实现了一个大型立体的无柱空间展示场。这样的设计对于会展中心本身定位的多功能多用途而言非常具有实际意义。而用来撑起整个空间的7根立柱,它们即是参天巨木的象征,也是托起这片商业区域的城市的形象,槙文彦以这种形式把自己对于建筑师和空间目的以及空间形式之间关系的思考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这里。

地址:千叶县千叶市美浜区中濑2-1

王蕾
中国 2013年起

王蕾,上海⼟著,现居东京。
自由媒体人,平面设计师,自由撰稿人。
曾任职于⽇本三⼤制作公司之一长达7年,担任创意制⽚执行及设计师。
揣着三国语言行走大千世界,对旅行和设计有着自己的独到的见解,擅于探讨城市背后的文化意象,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文化沉淀带来的美。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