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运动型假肢:拓展极限的先锋战士们

两位运动型假肢领域的开拓先锋,他们的目标不仅仅只是成为日本残疾人运动员里的巅峰,或是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理想,而是要拼出一块奥运金牌。三十年前,臼井二美男把运动型假肢带到了日本,而今远藤谦则将让他们走进21世纪,甚至更远。

Xiborg的运动刀片型假肢

赛道旁聚季着的人群正热火朝天地为夜跑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他们高声笑谈着互致问候,时不时找寻着更换跑鞋时不知所踪的袜子。然而若细细看来,在这个温暖的东京夜幕下,与其他数百千个夜跑者不同的是,这十五人不仅是在更换跑鞋,他们还在换腿。每个人都屈下身,熟练地拆下原来的一条或两条义肢,然后装上运动假肢。

这些运动假肢,也被称为运动刀片,他们光滑又狭长,以炭纤维制成,自重轻的碳纤维坚固又具有柔韧性,因而可以做成厚度甚至比头发丝还细薄的材质,假肢造型J型刀锋状,与装在残肢处的槽口严丝合缝地连接。碳纤维的强度和柔韧性决定了每次运动员想要进行跑步或转动等对刀片施力的动作时,刀片都会弯曲并回以一个反弹力。这是一个专门用来代替小腿和脚踝的设计,这两个部位是我们的腿部肌肉和肌腱较为集中的部位,这项设计为跑步者提供了充足的前进动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种运动刀片是一项改变了生活的技术和工程创举。

Startline成员

最右侧的臼井二美男,和他的Tokyo Startline成员,Tokyo Startline是由臼井二美男于30年前 专为截肢者创立的跑步社团。

臼井二美男 :日本运动型假肢的开拓先锋

1984年,范·菲利普斯(Van Phillips)发明了第一副运动型假肢 。在犹他大学医学生物设计中心供职的菲利普斯首先设计出了Flex-foot,而后又推出了针对精英运动员的Cheetah Flex foot。美国短跑运动员丹尼斯·奥勒在1988年举办的首尔残奥会中首次将这款Cheetah Flex foot运动型假肢带到了全世界面前,站在了运动舞台中央,他以11.73秒的成绩跑完了百米冲刺,仅比美国短跑名将卡尔·刘易斯在此项目中创下的最佳战绩9.91秒慢了1.81秒。

就在同一时间,远在东京铁道弘济会的假肢设备援助中心供职的矫正器修复师臼井二美男,见到了他的第一副运动型假肢。本在夏威夷度蜜月的年轻矫正器装置师瞬时明了: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刻到来了。

“有些截肢者也会打乒乓球或者棒球,但是无一例外他们的腿部都很脆弱。”臼井解释说,“如果他们的假肢坏了,他们就无法去上学,也没法上班,所以他们总是格外担心自己的假肢。”臼井接着说道,“但Flex foot很结实,他们可以随意跑跳,或者毫无顾虑地做其他任何运动。这就是Flex foot的跨时代意义所在。”

臼井购买了Flex foot,然后开始了漫长的学习过程。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来研究它的工作原理,了解安装适配组件,并且培训员工来使用它。“最开始,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臼井笑着说,“我只是一直坚持着。”

在臼井拿出了自己的信心作品后,他需要一个愿意第一个尝试的挑战者。于是,他选定了柳下贵子,她态度积极,运动能力强,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位女性。

“我想,如果男士们看到 一位女运动员取得了成功的话,他们应该也会认为自己可以,或者说应该去试一试。”臼井笑着回忆道。

两人经常在中心的走廊里一起练习调试,臼井学会如何教人跑步的同时,柳下也学会了如何用这条新腿跑步。当她终于能自如的跑上几步的时候,柳下喜极而泣,她终于又可以重新做一些她曾经以为再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松本佳惠

松本佳惠在与Startline Tokyo成员一起夜跑前热身。

30余年后的今天,运动型假肢早已在日本乃至全世界趋于普及,但对于很多人来说,高昂的价格仍让它们时常显得有些贵不可及。一副运动型假肢的成本从批量模型的3000美金(约31万4000日元)到订制模型的5万 美金(约522万日元)不等。尽管日本的国民健康保险制度覆盖了日常假肢的费用,但仍远远不足以支付运动型假肢的模型制作费,直到近几年前,这些模型仍依赖于千里迢迢从欧洲或者美国的进口。

2007年,爱知县的今仙技术研究所才开始生产运动刀片假肢和一些其他的健康辅助设备。2016年,金仙技术研究所与日本运动器材制造商——美津浓株式会社联合臼井二美男一起设计推出了一款为日本和亚洲运动员度身定制的新型运动刀片假肢。

“残疾人运动员在日本仍属小众,”臼井说道,“但越来越多的截肢者在融入这个运动的大军中。我相信,我们可以让亚洲的其他国家看到这种可能性,如果我们可以做到,那么你们一定也可以。”

远藤谦和Xiborg:挑战极限

日本运动型假肢领域的另一外新兴领军人物是远藤谦。作为假肢设计开发公司Xiborg的创始人,他还在降低假肢制作成本方面下足了功夫,以便让运动型假肢可以更触手可及。为此,远藤谦在东京新丰州Brillia跑步馆旁开设了一家刀片假肢馆。造访者可以任意试穿或租用馆内的不同刀片式假肢,并在远藤谦和他的团队帮助下测试调整,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刀片假肢。

远藤谦

日本新兴假肢设计开发公司Xiborg创始人兼CEO:远藤谦。照片由Xiborg提供 。

“残障人士总是弱者,但有了技术加持,他们也可以成为强者。我喜欢这样的故事。”远藤说道,“这也是我对这项工作如此热衷的原因。”

远藤谦真正对运动型假肢开始产生兴趣的契机源于他的一位友人吉川和宏因患癌症而失去双腿。远藤谦为此前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在那里与运动型假肢领域的专家休·赫尔博士共事。也是在那里他见到了奥斯卡·皮斯托瑞斯——一位双腿截肢的短跑运动员,却凭借自己的能力赢得了2012年奥运会的入场券。

“皮斯托瑞斯跑的比我想象的要快多了,看着他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远藤谦回忆着,“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定式思维地觉得残障人士就注定应该比四肢健全的正常人跑得慢。而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种潜能,一种残障人士可以跑得比正常人更快的潜能。”

于是远藤谦返回故里日本,并在2014年创办了Xiborg。在远藤谦和他的开发团队日日夜夜与来自全球各地顶尖的残障运动员合作研发最优秀的设备的同时,他也同样关注着其他普通运动员。除了开设刀片假肢馆之外 ,远藤谦还致力于改变社会对残障人士的一些看法。为此,他的团队将前往居住着许多日本运动员——包括残障运动员的静冈县,参加一些让东京以外的全年龄段的残障人士都有有机会体会到自由跑跳、自由运动的乐趣的活动,远藤希望这次的静冈之旅能成为未来更多类似活动中的第一站。同时,他还致力于把运动型假肢也加入国家保险项目清单中,尤其是为了儿童。

Xiborg的运动刀片型假肢

Xiborg的运动刀片型假肢。照片由Xiborg提供。

“跑步真的是一项对有益健康的运动,这也是为什么刀片型假肢对孩子们来说更加不可或缺。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更多科学依据来支持这个理论。”远藤谦解释道,“我想让这些孩子们也可以正常地跑起来。”

而对于运动刀片型假肢的未来,远藤认为在生产上还有待改善,以提供更易于使用且更加实惠的价格。

“批量化生产 有助于经济效益,但对假肢而言,我们还需要尊重每个个体的需求。”远藤说道,“作为一个行业,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可以适应这种改变的系统,而残奥会恰好有助于让我们去冲破这所有的障碍,挑战极限。”

东京的赛道上,臼井还在和他的社团成员们一同热身,观察他们做着拉伸运动,为即将开始的夜跑做足准备,同时一边笑着给成员们一些鼓励和建议。

“三十年前,我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些。而现在,看到他们可以走路可以跑步,我们很欣慰。”臼井说,“现在,他们什么都可以做到。”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