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遗产区域
东京湾区域
东京周边

下町里的日本味儿

高楼林立的东京,总给人留下在钢筋水泥中寻找一丝呼吸空间的挣扎感,我们看到他的时尚,他的高科技,他的日新月异,却总在不自觉中忘掉他属于生活的一面;旮旯里的东京有那么一点儿市井,一点儿接地气,一点儿家长里短,而这些却恰恰是最地道的日本味儿——矮墙石街背后,街角透出昏黄灯火的老铺,下町里的日本从这里开始。

BY 王蕾

下町谷中银座的日常
下町谷中银座的日常

下町,所谓的“下”原本只是从字面上针对“上”而言地理意义中的“下”,也就是低处,而“町”则是指村落,在东京还是被唤做“江户”的旧时,低阶武士和平民沿河围聚,居住的房屋也相对低矮一些,不同于权贵大名们居住的高地豪宅——这就是最初的下町。

每个城市的老城区总是最能展现人文历史和城市变迁的地方,就好像奥运起源的雅典,宗教圣城耶路撒冷家,下町就可以说是东京的老城区。大批的工匠和小商贩们给下町带来了独特的生活气息和市井习俗,在日本的单口相声“落语”中也多有关于居住在下町里的“江户子”们的趣闻轶事。现在的下町区域主要集中在浅草、神田、日本桥、谷根千等地区,这些似乎被时间遗忘了的街头巷尾间保留了昔日的城市风貌和生活方式,恍惚间都会以为自己是穿越回了百年前的——东京,不,这里是江户。

浅草

以浅草寺为中心的浅草地区本是渔夫聚居的小村子,村口的竹成兄弟打鱼时网到一座观音像,遂有了最初的浅草寺。位于浅草寺参拜道口的雷门,而今早已成为全球观光客们争相留影的东京地标之一,日本的代表性俳句诗人松尾芭蕉曾有诗云:樱花如云,钟声入耳,上野乎?浅草乎?这其中的浅草之钟指的就是浅草寺的钟,江户时代居住在这里的庶民们就是通过钟声来知晓时间的。

浅草寺中央的仲见世通

浅草寺中央的仲见世通两侧店铺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浅草寺中央的仲见世通本是通向浅草寺本堂的参道,而今这里具有和风特色的纪念品还有最新鲜出炉的日式点心竞相争抢着游人的眼球,不长的一条街挤挤挨挨塞满店铺,倒也是让人急行不起来。可爱满分的手机吊饰,具有日本味儿的忍者回旋镖,五颜六色的冰淇淋,玲琅满目之间的是浓郁到溢出来的下町风情。

神田
说到神田地区,不得不提到“江户总镇守”神田明神,1300多年来镇压着依风水格局建起的江户城的鬼门位,也默默守护着江户百万大町和黎民百姓,连同位于里鬼门位的日枝神社至今仍会举行声势浩大的神田祭和山王祭,两祭合称天下祭也是当年百姓们祭祀活动的衍生物。

神田地区当然也不只有神社,世界最大规模的古籍一条街——神保町是神田地区别具下町魅力的另一大看点。沿街多达180多间古书店铺各有各的专攻,旧而不破古而不脏,自然而然地营造出了书香神韵的街道氛围,居住在此地附近的百姓们也多是爱书痴书之人,不同于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窗明几净设计别致的现代化书店,在神保町逛书更像是一场寻宝之旅,每家都写满了老板的品味和个性趣味,淘到的宝贝也更带有个人喜好的色彩。

日本桥

日本桥作为东京近现代经济腾飞的见证人,是日本最初五大街道的起点,也是现在日本道路测量的基准点原标。早在江户城刚建成之后,原本驻扎在京都大阪的皇家商贩们就闻着新经济动向的风头敲锣打鼓地赶来了,早早入城的商人们敏感地选择了靠近河道又居于城市中心地带的日本桥地区居住开店,从最早的鱼市场到海产类物资批发中心,下町日本桥更多的带着一股子商人的精明算计,而今依旧可以在日本桥附近的小巷里找到传承了百年有余的海苔店、昆布店、柴鱼片店——暖帘后即是生意,也是百年的人情。

行走日本桥地区,不能错过的还有人形町。如果说日本桥多是商贩们的铜臭味,那人形町里则都是庶民的生活残影,原本只是人偶匠人们聚集的街道里究竟藏匿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老店旧宅,不亲自走一遭是无法想象的,甘酒横丁沿街残存的老街面旧招牌和依旧门庭兴盛的老字号料亭倔强的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在江户的影子里,女将(日式餐厅老板娘)们身着和服忙碌的身影夹杂在沿街的叫卖声之间,仿佛这百年来从来没有变过。

谷根千

谷中,根津,千驮木,三个美丽的名字构成了这一片谷根千地区,这里住过太多日本文豪,川端康成、森鸥外、北原白秋……夏目漱石还在这里写出了名作《我是猫》,要说最文艺的下町莫过于这里了。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都市里,复古娴静中充斥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的谷根千就好像是一片世外桃源,避开了东京大空袭是她当初的幸,而能够继续以自己的步调独立于当世就是她现在的福了。这里有开满杜鹃花的根津神社,有落语家林屋亭屯兵卫的家宅,有就着午后暖暖阳光当街睡大觉的小野猫,还有《孤独的美食家》里治愈五郎胃袋的炸猪排店,沐着慵懒的午后阳光,在蜿蜒小道随性走走才是谷根千正确的打开方式。就着一杯啤酒徘徊于各家店铺间,一根串串一口炸土豆饼,再跟隔壁巷子里拐出来的阿婆道一声“你好呀”,这份自在感才是谷根千这片下町真正深入人心的魅力。

谷中

在下町谷中的蜿蜒小道里随性散步的下午。

月岛

文字烧就好像是月岛的一张名片,明明距离闹市的银座并不远,却好像被时间遗忘了一般,披着江户遗风挂着一弯新月的月岛,就这样保留着百年前的样貌一直走到了今天。作为平民美食的发祥地之一,长屋排排之间挤挤挨挨的全都是各种文字烧店,密度最高的西仲通四番到一番路两侧就大约有百来家文字烧店竞相营业,“文字烧激战区”的称号实在是太贴切了。

选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去下町散步吧,了解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总是从它的老城区开始。

上午从西日暮里车站开始打开谷根千地图,逛过谷中银座商店街,根津神社之后,沿途还有多个小众美术馆可以解闷。下午则可以转去较为热闹的浅草,在体会过谷根千的娴静雅致之后再来看浅草,会有种入世的真实感。沿着浅草的仲间世通一直走到浅草寺,在绕着周围的传法院通转上一圈,能发现不少地道的咖啡馆和甜品店。末了,在夕阳下的隅田川边眺望鳞次栉比的高楼还有矗立着的晴空塔,下町漫步的一日就好像一场梦一般,醒了。

王蕾
中国 2013年起

王蕾,上海⼟著,现居东京。
自由媒体人,平面设计师,自由撰稿人。
曾任职于⽇本三⼤制作公司之一长达7年,担任创意制⽚执行及设计师。
揣着三国语言行走大千世界,对旅行和设计有着自己的独到的见解,擅于探讨城市背后的文化意象,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文化沉淀带来的美。

相关内容推荐

查看更多奥运创意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