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運動型義肢 :拓展極限的先鋒戰士們

兩位運動型義肢領域的開拓先驅者臼井二美男與遠藤謙,他們的目標不僅止於爬上日本身障運動員的巔峰或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理想,而是要在奧運中贏下一面難能可貴的金牌。30年前,臼井二美男將運動型義肢引進日本,而運動員遠藤謙則將帶著它們走入21世紀,或更遠的未來。

Xiborg的運動型刀片義肢

聚集在賽道旁的運動員們,正在為今天的夜跑做最後的賽前準備,他們邊高聲談笑並互相問候彼此,邊換上運動鞋或尋找不知去向的襪子,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夜幕低垂的溫暖東京街頭,有15位與眾不同的跑者,他們不僅換上了運動鞋,他們還在換腿。每個人都彎下腰,熟練的拆下原來的一條或兩條義肢,再替換成運動型義肢。

這些運動型義肢的形狀光滑且狹長,也被稱為彎刀義肢或刀片義肢。運動義肢是以碳纖維製成,碳纖維的材質兼顧硬度與柔韌性,且重量輕巧,其厚度比人的頭髮還細薄。J字型的彎刀運動義肢,以插槽接著殘肢。碳纖維的強度與柔韌性讓跑者在行每一次跑步動作並向J字型刀片施力後,刀片都會彎曲再彈回原狀,回以一個反彈力道,這是用來替代小腿和腳踝的設計,這兩個部位的腿部肌肉和肌腱較為集中,反彈的力道能為跑者提供前進的動能。這一項創新的設計,可說是利用技術與工程領域改變了生活的創舉。

Tokyo Startline成員

最右側的臼井二美男,和他的Tokyo Startline成員,Tokyo Startline是由臼井二美男於30年前專為截肢者創立的跑步社團。

臼井二美男:日本運動型義肢的開拓先鋒

1984年,范.菲利浦斯(Van Phillips)發明了第一副運動型義肢,任職於猶他大學醫學生物設計中心的菲利浦斯,首先設計出了Flex-foot,隨後又推出了針對菁英運動員的Cheetah Flex foot。美國短跑選手丹尼斯.奧勒在1988年舉辦的首爾帕運中首次將這款運動型義肢帶到了全世界面前,站在奧運舞台的中心的他,以11.73秒的成績完成百公尺短跑,僅比美國短跑名將卡爾.路易斯在此項賽事中創下的最佳成績9.91秒慢了1.81秒。

與此同時,正在夏威夷度蜜月,任職於日本東京鐵道弘濟會的義肢設備支援中心的年輕義肢專家臼井二美男,見到了他的第一副運動型義肢。他瞬間明白了,改變遊戲規則的時刻來了。

「有些截肢者也會打桌球或棒球,但無一例外的是他們的腿部都很脆弱。」臼井解釋:「如果他們的義肢壞了,它們就無法去上學,也無法上班,所以他們總是格外的擔心自己的義肢的狀況。」臼井接著表示:「但Flex foot很結實,它們可以隨意的跑跳,或毫無顧慮的做任何運動,這就是Flex foot跨時代的意義所在。」

之後,臼井購入了Flex foot並開始了漫長的學習過程。他花了很長的時間來研究它的運作原理。了解安裝時需要那些組件以及如何培訓人們來使用它。「一開始的時候,我其實也不知道我在做甚麼。」臼井笑著說:「但我一直堅持努力著。」

經過契而不捨的努力鑽研,終於,臼井可以拿出他引以為傲的產品了,這時他需要一位願意第一個嘗試的挑戰者。他找到了柳下貴子,她對運動義肢抱持著積極的態度,且運動能力強,而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位女性。

「我想,如果各位男性們看到一位女性運動員能夠成功的話,他們應該也會認為自己也辦的到,或者說他們也應該去試一試。」臼井笑著回憶。

臼井與柳下兩個人經常在義肢設備支援中心的走廊上一起做練習與調整。當臼井學習如何教人跑步的同時,柳下也學會了如何用這條新的腿來跑步。當她終於能靠著自身的力量跑上一小段路後,柳下喜極而泣,她終於又能再次完成一些她曾經以為再也做不到的事情了。

松本佳惠與Startline Tokyo成員

松本佳惠與Startline Tokyo成員一起在夜跑前熱身。

在30 年後的今天的,運動型義肢早已在日本,甚至於全世界日漸普及,但對大多數人來說,依然是一個無法負擔的昂貴價格。一副量產型的運動義肢價格約從3000美金起跳,如需要量身定做的運動義肢,則至少需要5萬美金或更多。雖然日本的國民健康保險制度有給付日常生活用的義肢費用。但卻無法給付運動型義肢的費用,直到最近,運動型義肢仍需要千里迢迢從歐洲或美國進口。

2007年,愛知縣的今仙技術研究所開始生產運動型義肢和一些其他的健康補助設備。2016年,今仙技術研究所與日本運動器材製造商美津濃股份有限公司,找上臼井二美男,共同開發了一款更為適合日本與亞洲運動員的全新運動刀片義肢。

「身障運動員在日本仍屬小眾。」臼井說:「但會越來越多的截肢者在會去試著再次從事他們所喜愛的運動。我相信,我們可以讓亞洲的其他國家看到這種可能性,如果我們可以做到,那麼他們一定也可以。」

遠藤謙和Xiborg:挑戰極限

在日本運動型義肢領域還有另一位新興的領軍人物,遠藤謙。遠藤謙是義肢設計開發公司Xiborg的創辦人,遠藤為降低義肢的製作成本,下了許多功夫,致力於讓運動型義肢更加普及。為此,遠藤在東京的新豐州Brillia跑步體育場旁開設了一家運動刀片義肢館。提供截肢者到此試穿或租用不同的刀片義肢,並在遠藤與她的團隊的協助下進行測試與調整,以期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刀片義肢。

遠藤謙

日本新興義肢設計開發公司Xiborg創始人兼CEO:遠藤謙。照片由Xiborg提供。

「身障人士總是被當成社會上的弱者,但有了技術的加持,他們也能有翻身的一天。我喜歡這樣的故事。」遠藤這樣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對於這項工作會如此熱衷。」

遠藤謙真正對運動型義肢開始產生興趣的契機,源自於他的一位友人吉川和宏,因為罹患癌症而失去了雙腿。遠藤謙為此前往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並在那裡與運動型義肢領域的專家休‧赫爾共事了一段時間。也是在那裏,他見到了奧斯卡‧皮斯托瑞斯――一位雙腿截肢、來自南非的短跑運動員,卻憑著自身的力量贏得了2012年奧運的入場資格。

「皮斯托瑞斯跑的速度比我想像中要快上許多,看著他跑步的樣子真的令人感到賞心悅目。」遠藤回憶表示:「一般來說,大多數人都會先入為主地認為,身障者就是會跑得比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慢。但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看到了一種潛能,一種身障人士也可以跑得比正常人更快的潛能。」

於是遠藤謙返回故鄉日本,並在2014年成立了義肢設計開發公司Xiborg。遠藤謙和他的開發團隊,日以繼夜與來全球各地頂尖的身障運動員合作研發最優秀的設備的同時,他還將目光放到了普通的運動員身上。除了開設刀片義肢館之外,遠藤還致力於改變社會對身障人士的看法。為此,他的團隊前往住著許多日本運動員的靜岡縣,這裡也有為數不少的身障運動員,在此舉辦第一個可讓東京以外,全年齡層的身障人士都有機會體會到自由跑跳,自由運動的樂趣的活動。遠藤希望藉著讓這次活動首開先例,並期許在未來能看到更多類似的活動。同時,他還致力於把運動型義肢也加入國民健康保險的給付項目之中,尤其是針對兒童。

Xiborg的運動型刀片義肢

Xiborg的運動型刀片義肢。照片由Xiborg提供。

「跑步真的是一項有益健康的運動,這也是為什麼刀片義肢對孩子們來說顯得更加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原因。我們希望能提供更多的科學證據來支持這個論點。」遠藤這樣解釋,「我想讓這些孩子們也可以自由地,正常地跑步。」

而對於運動型刀片義肢的未來,遠藤認為在生產過程上還能再加以改善,進而提供更易於使用的產品,並以更加實惠的價格,讓大部分的人都負擔的起。

「產品一旦進入量產階段就能產生經濟效益,但對於義肢來說,我們還需要考量到每個人不同的需求。」遠藤說:「作為一個產業,我們需要找到一個可以適應這些變化的系統,而帕運正好有助於讓我們去突破這些障礙,挑戰極限。」

在東京的賽道上,臼井還在和他的社團成員們一起熱身,一邊觀察他們做著伸展運動,為即將開始的夜跑做準備。同時也一邊笑著給予成員們一些建議和鼓勵。

「30年前,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有這一天,而現在,看到他們可以走路可以跑步,我們感到很欣慰。」臼井說:「現在已經沒有甚麼事情可以難倒他們了。」

其他推薦行程

更多有趣的
奧運及帕運旅遊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