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遺產區域
東京灣區域

打造無障礙東京—從設施到標示的全方位設計

東京2020的奧運及帕運即將到來,全世界的旅客將湧入日本,旅人在異地中需要面對的語言障礙、表達與溝通的隔閡,對於身障者而言,更不是件簡單的事。以人為本的通用設計,是日本長期以來一直追尋的目標,是否能消弭這些物理與心理的障礙,來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呢?

BY 林唯哲

人行道無台階
日本的無障礙設計迎接來自全世界的旅客

通用設計——日本追求卓越、以人為本的公共設計

一個好的設計,關鍵在任何人皆能直覺地使用它,當一個設計能夠無需說明、讓人不加思索的上手,就能說是達成了設計的理想目標。一個國家的發展以及建設是否完整的評判標準,往往是在該地的公共設計面上,因為當經濟的建設到達一定程度時,終究會回到人身上。

從我接觸設計開始,約莫是十幾年前,日本即在追求更卓越且更適用於全體的設計,也就是所謂的「通用設計」。日本做的很好,一直以來都讓各國引以為範本。通用設計通常落實於公共設施或環境設施等多數人使用的事物上,而當它越趨於完整,即象徵了這個國家的進步是足以兼顧經濟與人文。越通用的環境,越以人為本出發,而這也是日本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通用設計涵蓋的範圍非常廣,小至湯匙筷子等食器,大至公共空間、大眾交通與運輸工具等,凡是不屬於個人的事物都有需要導入通用設計的概念。但通用設計通常都是被認為很簡單或是只要有設置某些設備就可以了,但那只會淪為形式上的表現,通用設計要真正的落實,應該是需要透過更多人來使用、不斷檢驗並且修正的過程,亦即它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設計領域,隨著人類生活的演變以及科技的進步不斷進化。包含日本在內,在許多國家通用設計的發展看似皆已成熟,但日本仍不斷地在追求的不是90分及格達標,而是繼續那90.1、90.2分的優化進步。

招待全世界——打造無障礙的基礎設施

坡

日本的無障礙設計落實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並因應時代不斷迭代演進。

通用設計最常被我們忽略,卻非常重要的一環,即是「無障礙設計」。套用上述觀點,現代的通用設計或許是當身障者也能直覺且便利的使用時,才算健全。全世界的身心障礙者據聯合國統計,約占總人口比例的15%,雖然比例上並不算高,但若如奧運這樣的世界賽事,同一時期內各國旅人齊聚一地時 ,無障礙空間的成熟度與完整性就顯得非常重要,更何況除了奧運,還有帕運的障礙人士的競賽項目。

日本的無障礙設計是與時俱進的,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得知。近幾年來,在路上能看到越來越多視障者能夠自行出門、行走於公共空間、或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這些景象在這八年來逐漸明顯,這意味著日本對於奧運的重視,全力打造無障礙的環境,能深刻感受到八年前成為奧運主辦國後,日本所提出的「招待全世界」的決心。

諸多的改變,尤其在有電車系統所在的環境中能夠感受的到。基本設施的優化上,如多次看到導盲磚工程的施作,除了將導盲磚重新規劃整理,讓動向更單純更直覺外,還也觀察到有些地方甚至更換了導盲磚周圍的地面材質,地面材質的更換是為了讓普通地面與導盲磚的觸覺反饋差異更明顯,讓視障者更能更容易分辨方向。另外如數十年前即建設完成的電車系統,當時乘客的行為模式或是技術資源等與現代不同,因此有許多有著冗長樓梯的站點,而時至今日,也常常能看到樓梯間設置了便於輪椅上下樓層的裝置,或是針對升降電梯的內部按鈕設計及空間做了改進等,即便是最基礎的地方也沒有馬虎。

顧客旅程設計——提升無障礙旅遊觀光體驗

導盲磚設施

由日本創始的導盲磚設施,在設計不斷的改善下,讓視障者更安心地前往目的地

除了公有設施外,與旅客關係最密切的即是整個旅程中的體驗。一個旅客從自己的國家到日本觀光,再回到自己的國家,這一趟「過程」歷經的並不是只有觀光景點,若通盤去思考,從旅客在自己的國家買機票開始、到了機場、通關所需的所有手續、到移動至目的地等等的繁雜過程,若是身障人士肯定有諸多不便。

因此政府及許多民間企業運用科技將資訊重新整合,將一位旅客所會歷經的行程都考慮在內,開發了專為障礙者所使用的手機應用軟體。外國人到達日本後,在接下來的旅途中,都有這些便利的應用程式引導,身障人士以及其陪同者們,都能在顧及安全的同時,大幅減少查詢無障礙設施的時間,讓旅程有更多時間可以運用。例如日本政府推出了為身障者所設計的觀光行程,考慮到移動及用餐等各方面而提供的行程選項多元豐富。對於行程已有安排的旅客,也有提供無障礙空間的飯店設施總覽,讓身障者更方便明瞭的篩選,節省許多不便,這些即是使用者經驗。當身障人士行走於樓梯時感受到諸多不便,就產生心理上不愉快的經驗,成為記憶,而這些記憶便會使他對所去過的地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將這些問題點解決,日本的形象就會因這些小的地方的努力有所提升,進而讓人感到「來這個地方真是太好了!」的感受。

從「心」交流——透過「指標設計」消弭困惑

象形圖

好的指標設計能提供給行動不便人士無比的安心感,能與城市的空間順暢對話。

在追求無障礙設施完備的同時,我也在思考無障礙設計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此時或許該回到根本上去探討,何謂障礙?以前我們將解決身障者所面對的問題狹義的設定為無障礙的目標,但人是平等的,障礙不該標籤在身障人士身上,進一步的想想當所有人皆相同時,所謂的障礙即是人「產生了困惑」。當我們廣義的定義無障礙空間時,除了生理上的困惑外,在外地旅遊,心理上的困惑肯定都會有的吧!語言、文字的不同,溝通與理解上所產生的障礙更甚於行動上的障礙,因為那是所有人共有的。

進一步思考無障礙的意義時,或許即是在「消弭人心中的不知道」這件事。例如日本針對這個部分投入許多心力在「指標設計」上。指標設計是一種向不同語言的人溝通的重要關鍵。指標從來不是單一品項,它扮演了引導的角色,甚至貫穿成整個城市的系統。指標的辨識度、文字的易讀性、符號的指引性、色彩的協調性、加上它是個被放在公共空間的物件,也影響了整個城市的「風景」。而當這一切都完備了,就能讓旅客感受到來自這個城市的「招待」 了吧!

主場館周圍指引系統

主場館周圍增設指引系統,讓外國旅人能更無障礙地前往目的地

林唯哲
台灣

2014年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科視覺設計研究所畢業,後於東京GK Design設計集團任職。2016年與友人於東京創辦了「可以住的藝廊-NIBUNNO創意旅店」,展開台日設計交流及推廣展演活動。2012年起即以「選選研設計」提供品牌設計規劃服務,並擔任選選研設計總監。長期致力推廣設計思考、也分享台日設計的觀察與動態、展覽等消息,期許為台灣的設計環境帶來正面的影響。

更多有趣的
奧運及帕運旅遊規劃